营造氛围加强练习鼓励创新教育理论论文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2-28 20:30
  • 人已阅读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是余华于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。在这部作品里,作者着力塑造了一位以卖血来拯救苦难父亲——许三观。 许三观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,敢于同苦难和命运抗争的人,尽管他的这些抗争都以失败告终,但许三观仍然不失为一个“英雄”。作为“英雄”,他身上也就有着某种强大的力量,而这种力量,主要表现在人性的光辉。 一 人性的光辉在许三观身上集中表现为,尽管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许三观为了他却一共卖了七次血,差点连命都搭上。 对许三观来说,他对抗世界的唯一方式就是“卖血”,也是他抗击苦难的唯一方式。血是生命之源,是身体的组成,是生命的精华,是家族的延续,是“祖宗留下的血脉”。但是,许三观却卖血了,并且不断地去卖血。“我爹说身上的血是祖宗传下来的……就是卖身也不能卖血,卖血就是卖自己,卖血就是卖祖宗……”[]但“许三观恰恰以对‘生命’出卖完成了对于生命的拯救和尊重,完成了自我生存价值和生存意义的确认。”[]而且,许三观有他自己的“血的哲学”,他认为血是老天赐给他的摇钱树,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宝贝,也是生命力旺盛的象征。 许三观的一生中一共卖了次血,其各不相同有好奇的,有报偿情人的,有还债的,有请客送礼的,有救人的,也有只是想吃一盘炒猪肝、喝二两黄酒的,不一而足。但是在这次之中,却有七次是为了一乐。然而,一乐却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 第一次一乐打破了方铁匠儿子的头,对方拉走了自己的家具强迫他支付医药费。为了支付医药费,换回家具,独自拿着一斤白糖找李血头卖血。 第二次一乐下放农村回来时,连路都走不动了,在返回农村的路上,一路扶着墙哭着走。于是许三观独自去卖血。给了一乐三十元钱,让他和二乐在农村与队长搞好关系,争取早点回城。 第三次到第七次一乐得了肝炎,已在上海医院急救,许三观四处借钱而不得,为救一乐的命,只好一路往上海方向卖血挣钱。许三观先后在通往上海的林浦、百里、松林、黄店、长宁等地方进行了五次卖血。虽然途中几次因卖血而晕倒,差点送掉性命,但一乐和自己最终都活下来了。当时许三观对于一乐的信仰就是“我儿子只有二十一岁,他还没有好好做人,他连女人都还没有娶,他还没有做过人,他要是死了,那就太吃亏了……”[]为了不让一乐吃亏,他只能用自己带有父性慈爱的鲜血来竖起这块“免死牌”。 在中国传统的伦理操守中,血脉的承传谱系非常严格,所谓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,对于许三观来说,即使一乐叫我亲爹,他也是别人的儿子,自己则当了多年的王八乌龟。在这种道德观念的驱使下,要让许三观用自己的血去供养“别人的儿子”不仅仅需要经受身体的考验,还需要承受心理考验的,甚至说是需要承受道德和尊严的巨大煎熬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许三观的卖血行为就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商业行为,他在卖血与施爱的过程中超越了父与子的生命范畴,甚至蕴含了许三观对自我生存的道德追问。 许三观的卖血体现了不同凡响的人格品质,也说明了许三观卖血的核心意义——它道义的力量对自我尊严的战胜,体现了利己的愿望对尊重生命的膺服,体现了一个俗世中的人在战胜自我的过程中,走向“问善”的不朽品质。[] 二 在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体现了人性的光辉——喊魂。何小勇因车祸受伤昏迷不醒,根据城西那位中医兼算命的老头解释,何小勇的魂可能已经从自家烟囱里飞走了,唯一的办法是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坐在烟囱上,对着西天喊“爹,别走;爹,你回来。”而且要喊半个时辰。何小勇没有儿子,所以只能让一乐来为他喊魂。这对于许三观来说,无疑是一场空前的伦理冲突一方面,如果让一乐去为何小勇喊魂,这就等于向全城的人公开了一乐不是自己的儿子,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戴绿帽子的人,是一个缩头乌龟。另一方面,如果不让一乐去为何小勇喊魂,又有悖于做人的基本道义,颇有些见死不救的意味,而且,其背后还隐含着良心缺席的道德谴责。然而,最后许三观还是同意了一乐去为何小勇喊魂,并亲自到现场当着广大看客的面开导一乐。这无疑让许三观的忠厚品质获得了极大的彰显。 诚如在《王安忆评<许三观卖血记>》中王安忆所说的“余华的小说是塑造英雄的,他的英雄不是神,而是世人。但却不是通常的世人,而是违反那么一点人之常情的世人。就是那么一点不循常情成了英雄。比如许三观……许三观的英雄事迹且是一些碎事,吃面啦,喊魂什么的,上不了神圣殿堂,这就是当代英雄了。”这段话点明了许三观人性力量的所在,也就是余华说的,“这个人向我们展示的不是他的愚笨,而是人的力量。他前面根本不去考虑别人是否背叛自己,人到了这样单纯的时候,其实是最有力量的时候。”因此,从这个角度来说,许三观确实不失为一个“渺小的伟大者”,一个当代英雄。 确实,“许三观是一个平凡的世人,却是一个勇于面对苦难的抗争者,虽然失败,却不失其力量的伟大,生命的顽强;许三观有着凡人的爱恨情感,却又不能那么地决绝分明,他不管背叛、不计恩仇,他有着强大的人性力量。顽强的生命力和闪光的人性美,共同塑造出许三观人性的崇高面,并超越了‘国民劣根性’的部分,使之于渺小之中见其伟大之处,这就是许三观‘英雄’的所在。”[] 参考文献 [][][]余华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南海出版公司,年月第版 []吴义勤“《告别‘虚伪的形式’——<许三观卖血记>之于余华的意义》”,参见孔范今等主编《中国新时期文学研究资料汇编